多只基金赎回比例超90%货基6月赎回2740亿创历史新高
发布时间:2020-10-06 20 来源: 互联网

本报记者 柯智华 发自上海

仅仅1个月时间,货币基金即从天堂跌到了地狱。

7月初,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货币基金总规模约为2900亿份,远低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的5月底规模—5640亿份。缩水比例高达48.55%,而单月2740亿份亦创造了货币基金单月最高的净赎回纪录。

即使是以季度、半年度甚至年度的时间长度来看,6月份货币基金2740亿份的净赎回规模依旧遥遥领先。

受累于近两年股市的低迷,投资者纷纷转向低风险的固定收益产品,货币基金规模迅速膨胀,截至2012年底其总规模升至历史新高5717亿元,此后该规模最大变动不过数百亿元。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,今年前5个月货币最低规模为4759亿元。

“2006年第一次货币基金危机,让各方面认识到货币基金也是有风险的,货币基金的投资操作走上规范化的道路,基金公司内部自此开始对货币基金的风险亦有防范。”某固定收益部总监表示,该次事件告诉我们,货币基金的本质是流动性管理工具,因此收益率不应成为其第一目标。

好买财富首席分析师曾令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“所谓流动性管理工具,它的要义是要保证流动性,同时在收益上能够高于活期存款。”

“从这个角度来考量,货币基金无论是出现负偏离值(浮动亏损),还是出现正偏离值(浮动盈利),都是偏离了货币基金的本质,因为这说明了该基金持有的债券比较多、久期比较长,一定程度上都是需要警醒的。”曾令华表示。

多只基金赎回比例超90%

流动性危机之下,谁在裸泳?机构资金(对收益率敏感)扎堆的货币基金B类份额(相对于A类份额,其投资门槛和收益率都更高)首当其冲。

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,在今年二季度中单只基金数量量最大的未易方达货币B,截至二季度末其总份额约为67亿份,远远低于今年一季度末的390.6亿份,其赎回总份额高达323.6亿份,净赎回比例高达82.85%。

与此同时,在市场传言巨额赎回影响下,易方达货币A二季度净赎回46.55亿份,其总份额由一季度末的111.77亿份降至65.22亿份,净赎回比例为41.65%。

博时现金收益和南方现金增利B二季度的净赎回额分别排名第二位和第三位,二季度其净赎回分别为187.52亿份和165.54亿份,截至二季度末其份额分别为213.26亿份和58.6亿份,赎回比例则分别为46.79%和73.9%。

二季度货币基金净赎回额超过100亿份的还有中银货币B和广发货币B。

其中中银货币B赎回152.36亿份,其份额由一季度末的253.54亿份降为101.2亿份,净赎回比例达到60.1%;广发货币B在二季度则被净赎回151.45亿份,和中银货币B相当,其份额则由一季度末的197.34亿份降至二季度末的45.89亿份,赎回比例为76.65%。

而从整体上看,净赎回份额超过50亿份的货币基金共有16只,净赎回超过10亿份的货币基金则达到了53只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巨额赎回的影响下,多家基金公司在6月下旬发布了自购旗下基金公司货币基金的公告,以补充货币基金的流动性,从公开数据看这些基金都遭遇了数十亿元以上的净赎回,比如公告自购1.5亿份的长信利息收益B二季度末净赎回70.44亿份,目前仅剩下20.4亿份。

如果从净赎回比例来看,多只基金净赎回比例超过90%,比如安信现金管理货币A、工银瑞信安心增利B、工银瑞信安心增利A等。

实际上,在货币基金的巨额赎回下,货币基金公司的规模排名由此亦发生了变化。

其中规模缩水最多的易方达基金公司,其公募规模由去年年底的1908亿元下滑至1276亿元,排名亦由行业第二位下滑至第三位。而在600多亿元的规模中,货币市场性基金缩水份额占据大部分,由一季度末的587.98亿份下降至二季度末的158.11亿份,缩水400多亿元。

两家银行系基金公司—建信基金和中银基金的排名跌落则更多,该类基金公司此前往往季度末或者年末的规模排名中,在股东的支持下,其货币基金规模往往大幅增加,从而提升排名名次。

Wind资讯统计数据显示,建信基金和中银基金上半年规模分别缩水462亿元和416亿元,缩水比例双双超40%,两家公司规模排名也分别由去年底的第10名和第8名下滑至今年中期的第18和第15名,双双跌出前十。而上述两家银行系基金公司货币市场型基金在二季度分别遭遇了70多亿和近200亿元的缩水。

回归货币基金本质

“货币基金大量赎回本身不是关键。重要的是基金公司应当回归货币基金的本质,有足够的能力应对这种局面。”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固定收益部总监说,由于此前股市低迷,股票基金不赚钱,很多基金公司逐渐将货币基金作为公司的品牌,打造高收益率,忽略了流动性风险,实际上是偏离了货币基金发展的初衷。

据一家货币基金遭遇数十亿元净赎回的基金公司介绍,追求货币基金高收益实际上是从2004年开始的,并在此后导致了2006年第一次货币基金危机。

该基金公司具体介绍说,2004年股市低迷,基金公司集中推动货币基金的发展,当时的货币政策较为宽松,因而债市持续上涨,基本上处于中期高位,部分机构在投资上相对激进。在2006年股市转暖,打新收益明显,股债跷跷板效应快速显现,使得债市很快逆转。这导致货币基金规模大幅缩减,缩减幅度过半。

“在此轮危机之后,基金公司开始重视货币基金作为流动性管理工具的定位,放低了对短期排名和收益率的要求。监管方面也明确对货币基金回购比例、债券投资比例、偏离度、组合剩余期限天数的要求,同时也适度放宽了对超限调整的时间要求。”

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则回忆说,自2004年基金努力打造货币基金,提升收益率,扩充基金公司规模两年后,2006年市场转热利率上升、债券价格下跌,使得机构开始大量赎回。

“但当时的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基金托管行相对而言都不规范,因此最后造成了货币基金的亏损。”该基金人士表示,一方面货币基金的投资一般在季度末通过找人代持,从而使得发布季报时达到合规;另一方面,当时货币基金拿一年期的央票比较多,而市场上的短融产品比较少,基金的平均持有久期远远超过了180天的限制。

上述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表示,但此后货币基金在投资运作上更为规范。“规范不一定就没有风险,货币基金还应回到流动性管理工具这个本质上去。”

这两年一些中小基金公司比如万家基金、长信基金等基金公司在货币基金上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,也寄希望通过货币基金等固定收益品种走出不同的发展道路,从而在激烈的公募基金竞争中获得生存空间。“但如果一旦发生意外,他们对基金公司的打击同样是毁灭性的。”该总监说。

上投摩根基金此前在和时代周报记者交流时,在海外货币基金定位比较清晰,注重流动性管理。因此其旗下第一只货币基金的久期仅有90天,也是目前市场上唯一一只90天久期的货币基金,值得一提的是,在二季度末该货币基金在二季度规模出现了逆势增长。

“越来越多的机构会慢慢认同货币基金就是低收益、流动性第一这个特点的。”多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。同时时代周报记者从多家基金公司获悉,对于货币基金的管理将更倾向于流动性安全第一。

前述遭遇大额赎回的基金公司同时表示,流动性风险是货币基金最大的风险。规避风险首先必须明确货币基金流动性管理工具的定位,而不是把短期业绩和排名放在第一位;其次加强对持有人结构的分析以及对大机构持有人的沟通;再次,加强对市场的预判和投资准备。

“货币基金的本质首先是流动性管理工具。其次从未来前景来看,货币基金可以在支付手段等金融延伸方面做更多尝试。”该基金公司表示。

本网站上的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及音视频),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,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:15989277188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 finance.xfih.cn 版权所有   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,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