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圈这位大佬,究竟让多少当红女明星留下黑历史?
发布时间:2020-08-02 03 来源: 互联网



小可爱们晚上好啊,今天是五一假期的第二天~



羊今天在网上冲浪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关晓彤在某档节目里晒她和麻麻的合影(只不过那时关晓彤还在妈妈的肚子里)~



对比现在某些怀孕后过于小心谨慎的小姐姐来说,在那个年代,挺着大肚子还会保证妆容精致的关麻麻无疑相当前卫,果然是“特别爱美的麻麻”~



目前在网上晒父母年轻时的皂片仿佛成为了某种风潮,每每这时评论区总是一片祥和,平日里再怎么“杠精”的网友都忍不住留言——“妈妈们年轻时好酷啊,请直接组团出道!”



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讲,我们对父母年轻时的生活状态也许有种刻板印象。

换句话说,我们可能会下意识将他们与“朴素”、“保守”、“传统”这类形容词联系在一起。

港真啊,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年轻人跟现在一言不合就“躺尸”的我们相比,也许活得更有激情。

就好比,父母爱情也没我们想象中的隐忍克制;

△法国摄影师YANN LAYMA镜头下80年代的中国。


妈妈们年轻时走在大马路上也是最靓的那个崽!她们当年的穿搭也许比她们的女儿还大胆。

△左图中小姐姐红杉+明黄色短裤的搭配特别有青春感;右图里的搭配对身材的要求极高,这样的紧身包臀短裙哪怕放到现在也沒多少人敢挑战。


那个时候的文艺领域的尺度也相当大,就像各类影视剧——只有观众不敢看的,沒有制作方不能拍的。

比如说30年前的《封神榜》,可谓是集“黄暴”与恐怖于一身。

△1990年的《封神榜》,这个托举是需要一定功底的。


甚至现在看来也颇为“少儿不宜”的美人挂历大咧咧在街边售卖,随便掀开一页都是性启蒙。

△1993年11月的北京,刘卫兵摄。


我们现在回头看那个年代的挂历美人,也许会下意识带着“猎奇”的有色眼镜,仿佛过去的风潮格外不合时宜。

其实也许是现在的我们“倒退”了。






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,挂历上的美人形象是让男孩子们面红耳赤的存在;

△贾育平摄。


但这些美人挂历同时也是女孩子们时尚风向标,向各地区传达最新的流行风尚。

△1993年的西藏山南地区泽当镇,藏族姑娘对挂历中泳装美女十分好奇,土登摄。


就像是现在抢着上杂志封面的女艺人一样,八九十年代的挂历也是检验女艺人火不火的标杆。

三十几年前的刘晓庆应该是同期小花中的“顶流”了吧,她经常会穿着最时兴的服装出现在挂历上。



在八十年代末主演《红高粱》后一炮而红的巩俐,也曾被印入挂历:漫不经心的表情、健康圆润的身材已经有了日后“巩皇”的影子。



在越剧和电影版《红楼梦》中分别饰演黛玉和妙玉的何赛飞,也是那个年代的挂历女郎;



和同期其他挂历女郎相比,那时何赛飞即便嘴唇在笑,眉目间也恍若带着丝怨意,怪不得有日后的杨九红(《大宅门》)和海兰珠(《孝庄秘史》)



许晴在1992年曾获金鹰奖最佳女演员提名,在当时也算是大势小花了。

不过和现在的年轻女演员相比,那时的许晴显得格外不纠结于“少女感”,在镜头前颇有些熟女风致。



后来港台影视剧流入大陆后,港台艺人也常常出现在了挂历上,留下了不少珍贵资料。

△张敏(左);林青霞(右),即便头戴蝴蝶结、身穿泡泡袖婚纱,林青霞颜值中“女大佬”的属性依旧遮掩不住。


那时候挂历还帮助演艺圈输送了不少女演员,有很多艺人就是在拍摄挂历后被挖掘入行的。

典型的就是周迅:她16岁时在浙江艺校学习舞蹈,靠着拍挂历凑够了学费。



那个时候的迅哥儿再怎么浓妆艳抹,都遮不住眼睛里的机灵。

△有些皂片现在看来颇为“黑历史”。


周迅与生俱来的灵气大大削弱了当年服化的艳俗,导演谢铁骊敏感的在挂历中“捕捉”到了她,并选她出演了《古墓荒斋》中的狐狸精。

△那时初出茅庐的迅哥在镜头前就分外娇俏灵动,果然有“老天爷赏饭吃”这回事。






现在从某些妈妈辈的审美中,还能窥见二三十年挂历美人的痕迹。

比如说,妈妈们对于各色丝巾的热爱、以及“迎风扬起丝巾这类标志性动作,都明显带有当年挂历美人的痕迹;

△(左)贾育平摄;(右)网图。


如果头上带着顶帽子,那妈妈们一定会有张手扶帽沿的留影:照片中的她们往往在一片自然风光中扭起腰肢、交叉双腿——这也能从二三十年前的挂历中找到出处。

△(左)贾育平摄;(右)网图。


说到挂历美人,就不得不提及被称为“挂历大王”的贾育平。

作为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理工男,贾老师虽非摄影专业出身,但自己揣摩出一套拍摄技巧,拍起美人来的脑洞大到不像话。

△贾育平和他的模特们。贾老师喜欢同时约好几个模特一起拍摄,一是为了避嫌,二来是为了节约时间。


现在妈妈们很多稀奇古怪、大胆离奇的pose,隐隐能从当年贾老师的挂历美人中寻找到源头。

比如说,这类“千手观音”式的合影动作,最早其实是由贾老师“研发”出来的,至今在妈妈辈里还是热度不减。

△(左)贾育平摄;(右)网图。


题外说一句,上图那个“千手观音”中穿着蓝色泳衣打头阵的,是当年还在北京歌舞团工作、日后八夺影后的演员颜丙燕。

贾老师常跑到各个电影学院或中国芭蕾舞团挑选模特,比如说刚上电影学院一年级蒋勤勤。

那时蒋勤勤的面颊虽肉嘟嘟的、大臂和腹部的赘肉遮也遮不住,但反而有一种生活富足之家的“大小姐”气质。

△蒋勤勤。


那时挂历中的美人们一点也不精致,她们远没有现在的女艺人那样白到发光、瘦成闪电,但反而格外朝气蓬勃。

△模特的小臂有明显的晒痕,放现在肯定会被后期“p”掉。


贾老师镜头下的挂历美人,即便露肤较多,但神情永远是落落大方的,有一种健美的阳光感,毫无色情气息。

△模特的躯干和四肢形成三角形构图,视觉感受十分稳定。


非科班出身的贾老师可谓是“十项全能”:他不仅是摄影师,还是搭建拍摄现场的道具师,甚至还要负责模特们的造型工作,审美水平没的说。

贾老师曾明确表示过不用烫发的模特——“我说烫发老8岁,她们就先去把头发弄直了。”

现在看这句话也许会觉得让人有些哭笑不得,但那个年代烫发水平有限,市面上流行的卷发的确会让人“老8岁”。

△现在很多上一辈的阿姨还是很喜欢这种烫发。


当时这类很显年纪的卷发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,贾老师算得上是公然和大众审美相抗衡,现在看来他的观点是对的。

△照片中的年轻女性的发型,和她手拿纸盒上的模特类似。


贾老师经常在自己家中完成拍摄,场地很小,但好似在专业的摄影棚中完成的一样,从模特的造型到现场的道具都很用心,甚至模特的pose还是在贾老师提前规划好的。

△模特摆的动作都是经过贾老师设计的,甚至贾老师会在拍摄前在纸上写下设计灵感、画出模特pose的大致动态。


拿右图为例:背景是家里现成的床褥,再加入两张工地的安全网增加背景层次,模特手抓安全网的姿势增加与背景的互动感

△不截图放大,观众很难发现背景就是一床褥子…


模特身后还有一道黄色的补光,增加了模特皮肤的光泽度,同时让美人在这个有些杂乱的场景中更有存在感;



模特的“乞丐装”造型更是贾老师亲手设计的,从配饰到服装都有一种流浪的感觉,配上模特格外自信的面部神态,让她就像是一位追求个性的叛逆少女,永不妥协。



至于这张:模特和背景里的外国美人都“配套”使用了打电话的姿态,增加了画面的趣味性,而电话这类道具可以打造出一种很适合那个年代的富足氛围。

△在三十年前,挂历中的这种电话绝对可以算得上身份的象征。


在后期修片技术不发达的年代,贾育平老师利用柔光来弱化模特肌肤上的瑕疵,再利用光影效果氤氲出氛围美,整体画面甚至被营造出了故事感。



贾老师拍摄的挂历美人,现在看来的确有一种明显的时代感,毕竟商业摄影需要顾及当年的市场环境、迎合老百姓的喜好。

不过从贾老师某些偏文艺的摄影作品里,我们也能感知到他超前的审美。



前几年贾老师开办了个人摄影展,有些曾经被他拍摄过的姑娘们自发前来捧场,即使多年未见,贾老师还是可以从人群中一眼认出她们。

△哈利摄。


比如说贾老师御用的“挂历美人”周爱冬,当年北师大毕业的她在一所中学教书。

△周爱冬是贾老师第一个模特,时隔多年出现在贾老师的摄影展上和当年的自己合影(图右)。


在那个年代,一位名校出身的人民教师可以穿着“清凉”地拍摄商业写真,显得格外放飞自我。

但这隐隐映射出社会的包容程度在提高,女性慢慢对自己的身体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。



那些印在挂历上的美人,有很多并不是专业模特,而是从事着各行各业的女性。

她们在挂历中留下自己关于青春的美好回忆,也各自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中发光发热。

有事业,有经历,有奋斗,有自信,所以不平凡,所以耀眼。

羊在这里祝同样不平凡的大家劳动节快乐,但疫情还完全过去,小可爱们假期注意防护哦~!


“劳动人民最光荣”!
Copyright © 2012-2020  finance.xfih.cn 版权所有   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,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!